允君一諾||筱諾

别关注我这个文渣了,免得以后被退关注我会伤心。 (つД`)
当然,如果你们还是喜欢可以继续关注下去啦 (/^▽^)/
近期产出频率大概不大,有些事情得忙,大概到11月底了吧……
看的图文:羡澄、阴阳师博狗(博天)、荒连、酒茨酒、狐跳、光切、灯刀……

【羡澄】【甜】夢醒時分

※注意cp羡澄,不喜请返回,感谢
※可能ooc预警
※是糖请放心食用
※文渣请见谅,单纯想要甜自己
※最后有个小梗是因为想到韩剧-鬼怪的一两句对话,想着想让江澄也对魏无羡说出那句话(没看过的小伙伴别担心,不算剧透,只是一句对话而已。)
※不求爱心跟小手手,求有缘人评论( /^▽^)/



-------------我是分隔线-------------

「澄澄~你累了对不对,来碗师兄自制的莲藕排骨汤吧!」魏无羡小心翼翼捧着汤走进江澄所在的书房里。

「澄澄?」江澄放下手边处理的公文,抬头紧皱眉头看了眼魏无羡后就瞧着那碗汤,外观看上去还不错,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喝而已。

魏无羡俏皮地眨了眨眼,「哎呀!江宗主别计较那点小事,快快快,凉了就不好喝了。」

「你做的?」

「当然~我可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完成的,尝尝。」

江澄接过魏无羡递来的碗迫于对方期待的眼神喝了一口,「啧…还行。」他最没有办法的就是魏无羡用那双桃花眼盯着自己,仿佛非等到答案才肯罢休的样子,但不得不说味道是真不错。

「哇呜!是不是!」魏无羡一个猛地扑上了江澄,「我研究了很久才做出来的,奖励呢奖励?江宗主是不是要给我点奖励~」

「滚!魏无羡你很重!」江澄试图将趴在自己身上的人给掰下来无果后,也就放弃挣扎随他去了。

「江澄江澄,待会一起吃饭吧?!好不好,好不好嘛~?」魏·死缠烂打兼不要脸·羡一个死劲在对方身后动来动去,一下摸摸这里一下捏捏那里。

「不起来就不要给我乱动!烦不烦!」江澄拍开魏无羡作乱的手。

魏无羡从对方肩旁探出头来,「那吃饭?」

「吃就吃,闹腾什么?」

「嘿嘿~」

只要他魏无羡在的一天,江澄别想饿肚子或是忙活忙得废寝忘食了。



今天一天魏无羡都没来吵闹,江澄顿时觉得有些奇也怪哉,一开始还庆幸耳根子终于能够清净些,但到了傍晚总好像少了什么似的浑身不对劲。

听其他弟子表示魏无羡早上去了一趟市集回来后便整日待在书房里没有踏出任何一步。

江澄来到书房时,魏无羡整个人老早趴在桌上睡得美滋滋,「……」走近一看桌上摆满各个凌乱的小杂物,有几样物品似乎是手工制作,上面还刻意且毫无违和的刻着澄字,敢情这些都是做给他的?

这种像小孩子非得把每样物品都写上自己名字的行为,可别说是他自己的东西。

江澄将外衣披于魏无羡身上时瞥见一张画有自己的画像顿时愣住了,「……」这又是在作什么妖?

最后江澄也没把人叫醒,只是坐于一旁,跟对方一起趴着入眠罢了。



夜半时分江澄突地从床上惊醒,额上布满一层薄汗,看起来是被什么给吓醒的,缓缓坐起呆愣了一会,等到双眼适应黑暗看见身旁熟睡的人后仍有些茫然。

魏无羡回来的好一阵子他还是有些恍若梦境的错觉,这梦他等了太久,深怕一梦初醒到目前为止的所有都只是自己的想像。

「怎么了?」因江澄起身的动作而醒来的魏无羡声音里带着些倦意却又不失温柔,过了许久都未得到对方回应,魏无羡着实觉得不对劲,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紧张得连带起身的动作都过于夸张,一把将人拥进怀里轻抚背脊以示安抚,伸手将江澄几缕发丝拨到耳后,帮他抹了抹额上的冷汗, 「身体不舒服?」

过了几分钟江澄才缓缓轻声地喊道,「魏无羡。」

「嗯?」

「魏无羡。」

「怎么了?」

「魏婴。」

「我在。」

「……我好怕你又离开了,怕一切都是梦,我好怕我还在梦里。」声音从魏无羡怀里闷闷的响起,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

魏无羡感受到江澄微微颤抖的身躯时,心突然有种像是被千百根针缓慢扎上似的,起先一根微小不足以发现,随后那疼便开始由心脏蔓延至全身。

像江澄这种与他人甚少来往、深交的人,能够牵动起他一丝一毫感情之人太少,然而这种人最致命点在于,若有人走入他心里,他便会掏心掏肺的付出,除非对方往后仍旧能够真诚相待,不然一旦那人毫无预警地抽离他的生活,心上便像是被划过一般的留有缺口,这伤即使愈合也会有疤痕,某时某刻想起就会痛上几回。

江澄终归是人,他有血有肉会笑会痛甚至是难过到落泪,这么一个用情至深的宝,要他魏无羡如何不放在心尖上疼?可他气自己曾可恶到弃了这么好的师弟,他怪自己年轻时那股满腔热血的英雄梦,本质上出发点值得人看起,但处理方法尚有千千万万种,他思考到当下却忘了每件事情所带来的连环效应,最后被现实逼得走头无路,赔上自己什么都没留住。

想了想,魏无羡此刻故意捏了一把对方的腰,江澄身子抖了一下后便咬牙切齿道,「魏无羡!」

「你看,会痛吧!那就不是梦了。」魏无羡语带笑意地说着。

「你……」当江澄看向对方那带有着温暖笑意的桃花眼时便住嘴了,他们俩从以前到现在有太多复杂的情感参杂在其中,两人硬是要依偎在一起必然会受伤,但终归还是需要对方更多一些。

那就继续互相折磨好了,反正感情磨到最后也就那样子,而我们终究还是我们,这不就好了?

「那你哪都不许去,如果你敢离开莲花坞,我一定会找到你把你带回来,然后把你腿打断让你再也跑不了。」到了这时候江澄仍在说着逞强似的发言。

此刻魏无羡怎么会听不出江澄话语里的别扭,他家祖宗一直以来就是这种性格。换个面想,这句话完全是在跟自己撒娇,「好好好,快睡,我不是还在这吗?我哪都不会去。」魏无羡边说边让人躺下,手轻轻地抚过江澄的脸。

「你又不是没离开过。」江澄依旧死死睁着眼睛看对方,似乎是在等对方给自己一个满意的回覆才肯安心入睡。

魏无羡没想到江澄会这么不安,想了想心又开始隐隐抽痛,「对不起。」一把将人抱入怀中,胳膊从江澄脖颈和枕头之间绕过,指尖缓慢且轻柔地抚过发丝,启唇用那蛊惑人心的磁性嗓音道,「不会了。江澄,我在呢,我会陪你,快睡吧。」

「嗯。」

待到江澄呼吸逐渐平稳入睡后,魏无羡才放心许多,将唇轻轻附在江澄额上,「好梦。」就这拥着对方的姿势一同入梦。

还好最后我们还是走到了一起,我已然成熟而你也刚好温柔,然后往后余生都是我们。



--------------------------------------

最后一段话忘记是从哪听来:「就让我们晚点遇见吧,等你刚好成熟而我也刚好温柔。」、「一生这么长,要和有趣的人一起过。我愿晚点遇到你,然后余生都是你。」 这两句看到时感触良多啊~

一段感情的相遇,求得早不如求得好,而我会在最后改成我们是因为这代表着在我的心中他们之后的故事都是由“我们“作为起头和结尾,不会再是我或者是你一个人,愿这么美好的他们俩余生都是我们,而不是独自一人的我或你。

个人只想创作甜文,毕竟对我来说,现实已经够曲折且离别真的令人太过于难受,即使过了许久我们可能不会再无时无刻伤心落泪,但在想起那人时,就会有种「啊…他真的不在了…以后的人生里都没有这么一个人了。」的感叹。

所以我个人不会想要自找虐啦!请放心食用。 ╰(*´︶`*)╯

如有文句、词语使用错误的,可以帮忙纠正个,感谢 。 (/^▽^)/

PS.我说着不求小心心和小手手不要真的不点下去啊啊(ಥ﹏ಥ) ,我就是个口嫌体正直的人,如果你觉得不错给点鼓励吧! (σ°∀°)σ..:*☆

评论(10)

热度(86)